金立曾给手机植木马 牟利近3千万 其它品牌也干过?

曾凭一句“金品质,立天下”闻名四海的金立手机,现在或许已经无法再立足天下。 从2018年12月至今,法院正式受理金立的破产清算申请已有2年,在这2年中,时不时地能看到金立的某一项财产进行司法拍卖的信息。 最近,金立再一次出现在公众的眼前。 12月5日,红星资本局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翻阅发现,金立参股的一子公司,通过和其他公司合作,曾将木马程序植入到约2652万台金立手机中,以“拉活”的方式赚钱。 植入木马拉活赚钱 拉活超28亿次,牟利近3000万元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份判决书,涉及到金立参股的子公司——深圳市致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致璞科技”)。 天眼查显示,致璞科技的大股东是金立(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其持股比例为85%,认缴出资额为850万元。 图据天眼查 虽然早在2018年12月,深圳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对金立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但现在回头看,致璞科技那个时候似乎丝毫没有受到来自大股东的影响。 据法院审理查明,在2018年7、8月时,北京一公司的朱某(另案处理)与致璞科技的总经理徐黎合谋开展“拉活”业务,双方在2018年12月1日正式签订“拉活”协议。 所谓的“拉活”,是指提升某一款APP的用户活跃度。 他们先后将“拉活木马”程序、热更新插件“黑马平台”植入到金立手机的故事锁屏APP中。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手机可以接受“拉活”指令,并在一定情况下执行对指定的某款APP的拉活,从而赚取拉活费用。 在2018年12月到2019年10月,双方共“拉活”(执行成功)28.84亿次。2019年4月以来,每月覆盖设备数都超过2175万台,其中2019年10月涉及金立手机2651.89万台。 致璞科技预计在此期间通过“拉活”收入2785.28万元,案发前双方已结算的费用为842.53万元。 在法院的审判中,有辩护人曾主张致璞科技只是提供了帮助,是从犯。但法院认为,双方的作用相当,本案不宜区分主从犯。 最终,致璞科技因犯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该事的相关负责人因犯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判处三年至三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手机变“肉鸡” 法院查明:魅族也曾进行“拉活”业务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像前文这种被植入了木马程序的手机,业内称之为“肉鸡”,意思是可以被黑客远程控制,并且随意进行任何操作。 在法院的裁判文书披露以后,有不少网友表示曾经中过招。 “我前些年买的金立手机就是由故事锁屏被植入病毒了!怎么杀毒都杀不掉,天天弹屏,手机按键也失灵,导致整个手机废掉了。”有网友表示。 另有网友也称,“这个故事锁屏很厉害,以前用金立的时候关不掉很无奈。” “我给家人买了一台金立手机,时不时地就会自动下载垃圾软件,每个系统软件都自带广告,系统各种谜操作……” 还有网友说。 事实上,或许不是只有金立一家手机品牌在这么做,还有其他的手机品牌也牵连其中。 法院的判决书显示,上述另一公司的朱某(另案处理)的供述称,通过这个渠道赚取的广告收益,他们公司只占三成,手机厂商占七成。 而据法院查明,除了致璞科技外,这家公司还和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其旗下拥有魅族手机)合作开展过“拉活”业务。 不过,红星资本局在裁判文书网上尚未查找到相关案件的判决书,或还未公布。 从称霸到破产清算 资金链紧张之谜:营销费用高?还是因为赌博? 金立手机的品牌成立于2002年,凭着一句“金品质,立天下”,它也曾称霸市场一时。 图据金立手机官方微博 据Counterpoint的数据,在2016年,金立全年出货量4000万部,居国产手机第三位。到2017年,金立出货量下降到1494万部。 其实,2017年可以说是金立的转折之年,在当年下半年已出现资金链紧张的端倪。据媒体报道,在当年的股东会议上,曾有股东质问“这么多钱都去哪了!” 金立的创始人刘立荣曾复盘称,金立的资金链问题爆发,营销费用高是原因之一。2016年到2017年的营销费用60多亿元,再加上对外投资费用,对资金链造成很大压力。 不过,对于金立的资金链问题,曾有接近金立股东的人士向媒体透露,刘立荣在赌博上输了超过100亿元,股东们推测他可能挪用了60亿元左右的公款。 2018年11月,刘立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挪用公款和赌博,但他没有给出涉及的具体钱数,都只称“大概十几个亿”。 2018年12月10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债权人提出的对金立的破产清算申请。 经法院审定,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金立的账面资产总额约为85.38亿元,清查后的资产总额约为38.39亿元,债权总额为173.59亿元,负债达到近211亿元。 已进行37项司法拍卖 成交价最贵的是一辆奔驰轿车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法院依法裁定进行破产清算后,金立在过去2年的时间里已在阿里拍卖平台上进行了37项司法拍卖。 截图自阿里拍卖平台 其中,最近的一次拍卖是在今年11月17日,金立旗下的3279件国内专利、77件涉外专利以171.97万元的价格起拍,但只有1人报名参与,起拍价即最后的成交价。 在上述的37项拍卖中,成交价最高的是一辆奔驰轿车。该车以149.98万元的价格起拍,有6人报名参与拍卖,最终以210.18万元的价格成交。 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上述37项司法拍卖的成交价不足900万元,对于金立超200亿元的负债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 曾凭一句“金品质,立天下”闻名四海的金立手机,现在或许已经无法再立足天下。 从2018年12月至今,法院正式受理金立的破产清算申请已有2年,在这2年中,时不时地能看到金立的某一项财产进行司法拍卖的信息。 最近,金立再一次出现在公众的眼前。 12月5日,红星资本局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翻阅发现,金立参股的一子公司,通过和其他公司合作,曾将木马程序植入到约2652万台金立手机中,以“拉活”的方式赚钱。 植入木马拉活赚钱 拉活超28亿次,牟利近3000万元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份判决书,涉及到金立参股的子公司——深圳市致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致璞科技”)。 天眼查显示,致璞科技的大股东是金立(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其持股比例为85%,认缴出资额为850万元。 #p#分页标题#e# 图据天眼查 虽然早在2018年12月,深圳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对金立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但现在回头看,致璞科技那个时候似乎丝毫没有受到来自大股东的影响。 据法院审理查明,在2018年7、8月时,北京一公司的朱某(另案处理)与致璞科技的总经理徐黎合谋开展“拉活”业务,双方在2018年12月1日正式签订“拉活”协议。 所谓的“拉活”,是指提升某一款APP的用户活跃度。 他们先后将“拉活木马”程序、热更新插件“黑马平台”植入到金立手机的故事锁屏APP中。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手机可以接受“拉活”指令,并在一定情况下执行对指定的某款APP的拉活,从而赚取拉活费用。 在2018年12月到2019年10月,双方共“拉活”(执行成功)28.84亿次。2019年4月以来,每月覆盖设备数都超过2175万台,其中2019年10月涉及金立手机2651.89万台。 致璞科技预计在此期间通过“拉活”收入2785.28万元,案发前双方已结算的费用为842.53万元。 在法院的审判中,有辩护人曾主张致璞科技只是提供了帮助,是从犯。但法院认为,双方的作用相当,本案不宜区分主从犯。 最终,致璞科技因犯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该事的相关负责人因犯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判处三年至三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手机变“肉鸡” 法院查明:魅族也曾进行“拉活”业务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像前文这种被植入了木马程序的手机,业内称之为“肉鸡”,意思是可以被黑客远程控制,并且随意进行任何操作。 在法院的裁判文书披露以后,有不少网友表示曾经中过招。 “我前些年买的金立手机就是由故事锁屏被植入病毒了!怎么杀毒都杀不掉,天天弹屏,手机按键也失灵,导致整个手机废掉了。”有网友表示。 另有网友也称,“这个故事锁屏很厉害,以前用金立的时候关不掉很无奈。” “我给家人买了一台金立手机,时不时地就会自动下载垃圾软件,每个系统软件都自带广告,系统各种谜操作……” 还有网友说。 事实上,或许不是只有金立一家手机品牌在这么做,还有其他的手机品牌也牵连其中。 法院的判决书显示,上述另一公司的朱某(另案处理)的供述称,通过这个渠道赚取的广告收益,他们公司只占三成,手机厂商占七成。 而据法院查明,除了致璞科技外,这家公司还和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其旗下拥有魅族手机)合作开展过“拉活”业务。 不过,红星资本局在裁判文书网上尚未查找到相关案件的判决书,或还未公布。 从称霸到破产清算 资金链紧张之谜:营销费用高?还是因为赌博? 金立手机的品牌成立于2002年,凭着一句“金品质,立天下”,它也曾称霸市场一时。 图据金立手机官方微博 据Counterpoint的数据,在2016年,金立全年出货量4000万部,居国产手机第三位。到2017年,金立出货量下降到1494万部。 其实,2017年可以说是金立的转折之年,在当年下半年已出现资金链紧张的端倪。据媒体报道,在当年的股东会议上,曾有股东质问“这么多钱都去哪了!” 金立的创始人刘立荣曾复盘称,金立的资金链问题爆发,营销费用高是原因之一。2016年到2017年的营销费用60多亿元,再加上对外投资费用,对资金链造成很大压力。 不过,对于金立的资金链问题,曾有接近金立股东的人士向媒体透露,刘立荣在赌博上输了超过100亿元,股东们推测他可能挪用了60亿元左右的公款。 2018年11月,刘立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挪用公款和赌博,但他没有给出涉及的具体钱数,都只称“大概十几个亿”。 2018年12月10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债权人提出的对金立的破产清算申请。 经法院审定,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金立的账面资产总额约为85.38亿元,清查后的资产总额约为38.39亿元,债权总额为173.59亿元,负债达到近211亿元。 已进行37项司法拍卖 成交价最贵的是一辆奔驰轿车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法院依法裁定进行破产清算后,金立在过去2年的时间里已在阿里拍卖平台上进行了37项司法拍卖。 #p#分页标题#e# 截图自阿里拍卖平台 其中,最近的一次拍卖是在今年11月17日,金立旗下的3279件国内专利、77件涉外专利以171.97万元的价格起拍,但只有1人报名参与,起拍价即最后的成交价。 在上述的37项拍卖中,成交价最高的是一辆奔驰轿车。该车以149.98万元的价格起拍,有6人报名参与拍卖,最终以210.18万元的价格成交。 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上述37项司法拍卖的成交价不足900万元,对于金立超200亿元的负债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