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少女逃婚两次被送洞房 边哭边说“自愿”

   17岁的小艳已为人妻 记者 周舸 摄 小艳哭着说自己很“幸福” 小艳“丈夫”颜平笑得很开心   3月14日,正月二十九。开县白鹤街道登云村6组村民颜平结婚大喜的日子。前来道贺的亲友喜笑颜开。当一些亲友首次看见这个新娘时,愣住了――这个新娘实在太小。   “有些小学生娃儿看起都比她大。”有村民这样议论。   新娘盘着新娘头,身穿一件红棉衣,满脸稚气地坐在大红“�”字下方。   不幸身世   出生几个月,父亲就去世,母亲改嫁再没回来,是爷爷奶奶将她养大。   去年初,她初二没念完就辍学了。不久,爷爷奶奶给16岁的她订了婚。   新娘名叫小艳(化名),只有17岁。新郎颜平29岁,足足比她大12岁,右眼残疾。   面对这对极不相称的新人,人们依旧是祝福。   小艳的娘家在登云村12组。她出生才几个月,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再没回来,是爷爷奶奶将她养大。去年初,初二没念完的她就辍学了。   不到一个月,爷爷奶奶就给才16岁的她说了这门亲,还订了婚,收了2000元彩礼。   为了逃避这桩婚事,小艳逃过两次。   2009年上半年,小艳和颜平以及颜平的表姐一起到沈阳打工。一个月后,小艳偷了颜平的表姐300元钱,独自跑回开县,她告诉一个她最可以依赖的长辈赵俊(化名):“他(颜平)老骚扰我,还不准我回来,我只有偷跑。”   2009年底,小艳又拿了奶奶100元钱,跑到县城,找到赵俊。“哭得像个泪人。她说要留在县城打工,挣钱把彩礼钱还了,就能脱身了。”赵俊说,20多天后,小艳很兴奋地对他说,她要回家了,因为家人同意退婚。但小艳这一走就再没回来。   “我接到过她几次电话,每次她都说是躲在厕所里偷偷打的,等会还要把通话记录删掉,否则要遭。小艳说她上当了,这婚是不可能退掉的。最后一次接到电话是3月10日,她哭着说过两天要嫁人了。”赵俊不知道小艳是否真的已成了别人的新娘,只求记者:“救救她,她才17岁!”   在县城打工期间,小艳还找过妇联。开县妇联副主席肖朝琼回忆:“她一直哭,说不想嫁给那个男人,还问我们是否能保障她的人身安全。她留下了地址和姓名,可当天我让白鹤街道妇联去了解这事时,却发现根本没这个人。”   3月16日,记者赶到开县采访小艳时,她却斩钉截铁地说:“我是自愿嫁给他的,我爱他,很爱!”   不到10天时间,小艳的想法为何会有如此极端变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要逃婚?   不逃了小艳心理有啥变化?   她说,一是因为他年纪大,二是因为不喜欢他。   第二次逃婚,她跑到县城修车厂打工,想挣够2000元彩礼钱还给他。   为什么不逃了?   她听说如果继续逃婚,爷爷奶奶要坐牢。她不想伤害身边的人,就说自己是自愿的,不是别人逼的。   小艳心理有啥变化?   她说,抗争了1年,很累了,现在至少可以靠老公,至少有了一个家。   -首席记者周立   3月16日,是小艳婚后第3天。这天,通过开县妇联多方打听,记者终于在小艳的婆家找到她。   面前这个女孩身高不足1.4米,体重不足40公斤,一脸稚气,衣服上印着两个“喜羊羊”。   两次逃婚   去年初,她和未婚夫去沈阳打工,一个月后,她受不了他骚扰,只身逃回老家。   去年底,他催着要结婚,她逃到县城打工,想挣够彩礼钱还给他,后被骗回家。   “丈夫”坐着,   小艳站着比他略高   17岁的她坐在那张铺着大红“�”字的婚床上,分明是个孩子   小艳婆家里,左侧第一间屋是小艳和“丈夫”的洞房,上面贴着大红“�”字,还有一副对联。婚床上,铺着鲜红被子,一对红枕头上绣着“�”字和戏水鸳鸯。   小艳略带一丝羞涩的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她站在门口的“�”字下,怯怯地看着陌生人到访。   小艳头发下半部分卷卷的,残留着新娘头的痕迹,上面可见婚礼那天散下的金粉。   “我17岁,今年八月就18岁了。”小艳笑着说。   29岁的“丈夫”颜平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偏大,小时生病伤了右眼,眼眶里安着假眼。他坐着时,站着的小艳比他略高一点,二人以“哥哥”、“妹妹”相称。   小艳给记者讲述了两次逃婚的经历。 [1]  [2]  下一页  尾页 南海网版权声明: 以上内容由南海网原创生产,未经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如需转载,请与南海网联系授权,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电子邮箱:nhwglzx@163.com. (责任编辑:admin)